我的蒙召見証 列印
會員評比: / 5
最差最好 
見証
作者是 真萄   
週五, 10 八月 2007 08:00
決志信主後,我仍推搪著不願參加教會。 幸得一姊妹落力的跟進和不厭其煩地帶著我去覓「適合我」的教會,在她的盛情難卻下開始了教會的團契生活。 那時教會的中文堂才剛開始,得司徒傳道悉心關愛牧養,很快便參加慕道班並受了水禮。那時十分渴慕神的話語,報讀建道神學院聖經函授課程,又得張子華牧師釋 經講道餵養,很羨慕聖工,巴不得奉獻作全時間傳道,並考慮是否應該獨身。在一次培靈會上舉手願將一生交主使用。接著下來卻展開了一段感情,跟著結婚而且很 快便有了孩子。神很祝福我的生活,事業晉升得很快,教會事奉很有滿足,女 兒活潑可愛,丈夫和婆婆皆疼愛我,但時間的張力來了,在教會、職業和家庭之間我開始失去平衡,張牧師看在眼裏,主動約見和我會談,疏導了我對一生奉獻給主 的意義,我衷心為到神賜的良牧感恩,他給我的指導和神話語教導,使我終身受用。因他的榜樣,令我對牧者有很高的要求。

在好牧人的餵養和帶領下,我的屬靈知識增長得很快,但經 歷信心的功課仍是很淺,在神厚恩看顧之下,一切都好像理所當然,雖亦經常存感恩的心領受,卻是未經試煉。

「主 所愛的衪必定管教 」,基於各樣原因,我們一家在一九八八年移民去了加拿大多倫多。這件事情的發生,就好像把一棵成長中的樹木連枝帶果葉從根拔起,再來移植一樣,過程一定是 不容易,途中亦有很多破損。但主的恩典夠用,在人覺得無助,不能靠自己的時候,才開始明白和學習信心的功課,這幾年間,我學習了恆切禱告,用信心仰賴神, 讓衪帶領,感謝神,衪的愛無時無刻皆傾注在我們身上,只是我們沒有留意罷了,這幾年在加國的生活,叫我經歷神話語的真實,把頭腦上的屬靈知識,藉著聖靈的 工作,成為與主同行的經歷。

在神奇妙的安排下,九二年我受聘於一美資公司而回流香港,最初是獨自一人回來,覺得人們都用奇怪的眼光看這反方向太空人,當時連我自己也 不明白和不願接受, 但原來神的道路高過我們的道路,衪的旨意才最美好,後來香港經歷金融風暴及接著而來的通縮,我才知道衪是何等看顧我們這家庭了。

二 千零一年的首個主日,懷著感恩的心如常參與祟拜,我喜歡新年,有一種更新和展望的情懷,這天牧師講的道是人生下半場 (Half-time),十分動聽,結尾時他作了一個呼召,就是我們會否考慮在一生中用幾年時間來給神完全使用,他特別提到那些將會退休的人仕,會否考慮 提早退休,把多年累積的經驗和才幹給神使用。我忘了我有否在聚會中作回應,但我的日記卻有記述我和神的約 --- 就是我向神許了願,若我到了五十五歲公司可以讓我退休時有這樣的經濟條件,我便退休交主使用。
我在事業上 一直蒙神賜福,我所作的工都是饒有意義,人際關係又十分愉快,上司信任愛護我,同事之間合作無間,且建立了不少友誼,下屬對我忠誠敬重,給了我很大滿足 感。因此到了要作抉擇的關頭時,內心是有掙扎的。有一次我和一位要好的姊妹分享了我的掙扎,我告訴她神已應許給了我所求的,但不知衪是否真的要我離開工作 崗位,因為公司裏開始了啟發發課程,在那裏我可以向未信的同事傳福音,我若不退休,可更多奉獻金錢支持其它福音機構 …。 這位姊妹聽完後二話不說,只應允會為我禱告。過了大約兩星期,我們聚在一起時她對我說:「 …我為你禱告時的領受是向神許的願是要還的,但我深信神為你預備了更好的,衪一定會把你的才華發揮得最好。且賜給你更多福氣。」

二零零四年是很忙亂的一年,外在社會政治經濟環境令工作上增加了很多挑戰,擔子不輕,教會內執事們忙著跟進有些弟兄姊妹在會友大會上表達了的一些意見,那年夏天,牧師提出他正考慮離職,九月時有一位年輕愛主的弟兄証實患上胃癌; 霎時間,壓力 從四方而來。
踏 入二零零五年,這張力到了頂峰,一方面忙著對政府諮詢文件的回應, 另一方面教會內牧師請辭的事件鬧得沸沸揚揚,我在晚上參加的聖經延伸課程是研讀登山寶訓, 那時距離我五十五 歲生日還有九個月,老師那晚的講解又再提醒我向神許的願要還,我們要向神信實,因為我們的主是信實的。我對主說:「求主讓我清楚肯定主在我身上的旨意。」

接 下來,牧師在極不愉快的情況下確實了他的離去,這件事令一群執事和這個只擔起執事會副主席一職才個多月的我備受一些弟兄姊妹的誤會和批評,我們一班執事努 力穩住大局,以免教會分裂,另方面卻承受了很多委屈,心灰意冷之餘差點兒便想離開教會,但我深知道這樣作只會是中了魔鬼的詭計,感謝主的保守和看顧,事件 一發生我已和一位資深牧師和教會內與此事無關的年長弟兄分享,請他們為教會和執事們特別是我祈禱,主的手託著我,是衪自己背著我走過去。

這事以後,我整個人像大病後的虛脫一樣,軟弱無力。百思不得其解,且十分苦澀,難以釋懷,常想著應否因人廢言。在一次退修會中,聖靈以主的話語像濃縮的營養 劑般打進我的血脈裏,叫我略略振作過來,知道在一切所發生的事背後,是有衪的淮許才臨到,在衪面前,我們都是罪人,都是不配的。可喜的是「我在母胎的時 候,衪就呼召了我,我出母腹的時候,衪就提了我的名」。 (賽 49:1) 「我在耶和華眼中被看為尊貴,我的上帝是我的力量。」 (賽 49:5) 我再次求神向我顯明衪的心意,但心底下我仍是有疑團未解。

那年夏天小女兒將離開夏威夷轉往內華達大 學完成碩士課程,一家人相約在夏威夷渡假並幫她執拾,她安排了我們一起去乘遊輪環繞各島嶼。能夠放下一切煩擾回歸大自然,享受神創造的奇工,使我完全開 懷,有一天坐在甲板上看書,心裏充滿感恩,向神禱告說 :「我能享有這一切,全是主的恩典,主是否真的要我放下 ?」那天看的書說到猶大王亞瑪謝出兵攻打以東,用三千四百公斤銀子雇十萬以色列軍兵的故事,神人要他放棄這一切,單靠耶和華去打這場仗,「耶和華能把比這 更多的賜給你。」 (代下 25:1~13) 作者指出信靠神的人不是用人的數字去衡量和計較得失的,而信靠就是要順服神的命令,不然就不要尋求神的心意。 這番言詞說到我心坎裏,主完全知道我內心的掙扎。

小信的人雖已知神的心意,但仍再問。第二天靈修時我對主說:「主呀,過去多年的訓練,就是凡事需有計劃,奉獻的人通常都有清晰的異象,主知我除了懂得努力做 好這工作外,沒有甚麼所長,我既不像戴德生對中國有一份熱切,以至若有千條性命,也全奉獻給中國;亦沒有像蔡醫一樣對年青人有特別愛護的感情,那我謬謬然 退休後該作些甚麼? 我是不是該有清楚呼召才行事?」 這時聖靈的話在我裏面響起,「亞伯拉罕蒙召離開本族本鄉吾珥,他出去的時候,還不知道要往那裏去。你願否順服先出去?」「主啊,我願意,但請?說服我的丈 夫。」我軟弱的回應著。

回到家裏來,我把這一切收錄在日記裏,並盤算著該怎樣去和丈夫分享。一天晚飯後閒話家常時我說:「我想到年底五十五歲時便申請提早退休。」 他倒答應得爽快,把我所有的疑惑一下子都掃光了。

後來我和楊牧師分享這段經歷,並請教他我該怎樣行,他建議我進神學院作裝備,因為很多人蒙召初時都未有清楚異象,在讀神學的過程才漸漸清晰。

二零零六年二月我正式向公司主席遞上退休請辭文件,三月參加了神學體驗營,九月進了神學院就讀基督教研究課程,展開了人生的另一頁。 我深信那召我的主,必成全衪自己所作的工,求衪教導我,讓我有像小孩子般的倚靠 , 讓衪牽我手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