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OPQBNMKK
主頁 > 見証分享 > 見証 > 痛定思“親”
痛定思“親” 列印 E-mail
會員評比: / 0
最差最好 
見証
作者是 Kenneth   
週五, 05 五月 2006 00:00
二零零四年四月的一個星期五晚上,飯後,突覺全身痠痛乏力,疑工作過勞,於是立刻休息。翌日,還有一點兒痠軟,但覺無礙。與內子用過午膳後,不久,又漸覺渾身不適。當躺在床上時,也覺全身乏力,每個關節都在痛,每個微小的動作都會痛入心肺。直到後來,連呼吸時胸口肋骨都感赤痛。漸漸地在矇矓間睡著了。在半睡半醒的時候,感到全身有如刀割,那時才領會到甚麼叫 『 生不如死 』。我 當時痛至流著淚,大聲呼求,不斷的向主耶穌祈求: 『主耶穌基督,求您將我身裏的所有痛楚撤走。 』 醒來的時候,覺得關節痛楚巳減少。內子說我已經昏睡了兩個多小時,當時全身濕透,又掙扎又流淚水。

星期天,如常回教會參加崇拜。當時胸口仍隱隱作痛,但已比前好多了。那天剛巧是堂會敬拜隊到小西灣路德會安老院與院友聚會的日子。雖然我那天不適,但仍然堅持去與長者們聚會。當大家在教堂集合將要出發時,牧師知道我病了,便集合各弟兄姊妹在聖壇前為我代禱。奇怪的是我整個下午都精神良好。啊!是祂聽了我們的禱告,使我有充足的精神去參與為神傳福音的事工。感謝主。這次的親身經歷,使我記著聖經上說:你們祈求,就給你們 ( 太 七 7) 。

到了晚上,全身的關節再次痛起來。第二天情況更差,於是內子陪我去見黎醫生。結果被他罵了我一大頓。其實我是一個類風濕性關節炎的長期病患者,需要長期服藥。事緣我在三月中時去看中醫,中醫師吩咐我要停吃現有的西藥。不知何故,平常不信中醫的我,這次竟十分聽話,立刻停服我需服的西藥,而且還準時覆診、服藥。可是服用了約一個月的中藥後,便病發了。黎醫生說他很明白作為一個患了 『 不死 』絕症的長期病患者來說,去尋求其他醫治的方法是無可厚非,故並不反對我用其它途徑去醫治,但絕不能停服西藥。因為一但停服這些特效藥,身體內的藥物水平線就開始下降,當這水平線下跌到近乎零的時候,就會全身關節同時發炎,而且會比以前的任何階段發炎得更厲害。黎醫生要我先放兩個星期的病假,好好的休息及治理。

星期三的晚上,妹妹雪梅從她的好友 ( 也是我的同事 ) 得知此事後,便來電問發生甚麼事。因為她說我從來不曾請病假,這次要放兩個星期,情況不妙。其實雪梅與我同病相憐,但病情輕微多了。她常說上天對我們很不公平,皆因眾兄弟姐妹當中,只有我倆遺傳了母親這種病。我也常開玩笑的說: 『我的情況比你嚴重多了。其實上天最恩待我們,因為我們是父母遺產的唯一繼承人,承繼了他們所有的基因,包括好與壞。 』基督徒在逆境中能歡歡喜喜的懷著盼望,是因為曾經歷神的愛,就是神為罪人死的愛。我慶幸自己是基督徒,所以從不埋怨,因為神造每一件事都早有祂自己的計劃。

再晚一些,幼妹雪冰亦偕同家人來探病。翌日晚上,我和內子剛剛上完樂理課回家,碰見大哥一家來訪。我們都覺得奇怪,因為在這幾年來我和兄弟姊妹們都佷少聯絡和見面,我倆忙于教會的事工,每年只在那三數次家庭聚會中和他們會面,電話聯絡也不多,故對大家的近況都不大瞭解。這次他們一家來訪,使我心裡非常慚愧,原來其他兄弟姊妹都經常聯絡,故得知我的事。

星期六下午雪梅和妹夫也來了。

到第二個星期四的晚上,我和內子又正在上樂理課的時候,突接大嫂來電邀請我們到她家喝湯 ( 我們家相距只有一街之遙 ) 。並說我們要上班,不能常弄湯水,以後就多上她家喝湯吧。

星期五,是我最後一天的病假了,我約了兩個妹妹及大嫂午膳。她們說我又消瘦,臉色又差,就你一言我一語的商討解決我的健康問題。後來決定由雪冰每星期兩次買湯料到我家,洗切妥當,待我們下班回家後就可以立刻煲湯,兩小時後就有湯可喝了。而當日雪梅又剛巧放假,她早已買來湯料,午膳後便來我家煲湯。

病假完畢,上班第一件要辦的事,就是訂一束鮮花送去內子辦公室,感謝她這十多天來的悉心照顧,每天不辭勞苦的利用吃午飯的時間趕回家照料我,身體得以迅速復原。

經過個多月的調養,身體狀況好多了,但內子常自怨,說若不是她要我向中醫求診,就不會發病,身體也不會那麼差。我請她不用自責,看中醫是我自願,而我這次肉體上所受的痛苦,卻比不上心靈上的喜樂來得深刻,在此刻我深深感受到原來我在逆境和苦難中並不是孤單作戰,主與我同在,又有這麼多人的關懷,愛護及支持,尤其是近年很少見面的兄弟姊妹。

雖病了一場,但這次親身經歷了神的慈愛恩惠,使我明白親情是不可忽視的。神這次的介入,使我想起聖經裏主耶穌曾經吩咐我們的說話,祂說:你們要彼此相愛,像我愛你們一樣(約 15 : 12 )。

願將一切榮耀,頌讚歸與我們天上的父。阿們。